访谈信息
访谈主题: 减少人车交织,控右专项保障交通安全
访谈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访谈嘉宾
  2019年访谈安排表
时间访谈单位
3月指挥处
4月交通处
7月科技处
8月车管处
 
  访谈内容

  时间:2019年7月12日(周五)15:00—16:00

  嘉宾:市交警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陈显东,交通科技处监控管理科副科长陈延鸿、民警邝伟星

  实录内容:

  【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了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陈显东副局长以及交通科技处相关同志参加今天的在线访谈活动,现请陈局给我们介绍下深圳右转红绿灯控制的情况。

  【陈显东】:各位网民朋友,大家好!我是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陈显东副局长,今天非常荣幸参加我们在线访谈活动,和大家一起交流,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陈显东】:右转机动车管控策略一直是市民关注的热点。为减少全市道路交通事故、营造安全文明的交通环境,2019年5月份以来,通过对各区交通事故黑点及人车冲突严重点位交通特征的分析研判,结合路口实际交通设施情况,对全市约2400个路口进行全面排查,对于右转车与行人交织严重、双右转车道、右转大车比例较高的方向采取右转信号控制,目前已在宝安及龙华辖区共试点170个路口。7月份开始,即将在龙岗共85个路口实施控右措施,总结前2个辖区的设置经验,龙岗辖区的控右路口或采取更为灵活的控右多功能灯,保安全的同时提高路口运行效率。

  【陈显东】:各位网友针对信号控右的问题,可以与我们进行互动,我们将进行解答。

  【主持人】:各位网友,有什么问题可以与陈显东副局长及交通科技处的相关同志进行交流了。

  【主持人】:陈局,有网友“搞笑官”提问:为什么有些路口不建信号灯呢?

  【陈显东】:根据国家《道路交通信号灯设置与安装规范GB14886-2016》规定,路口需满足一定条件方可修建信号灯,除与路口机动车高峰小时流量、任意连续8h机动车小时流量、可通过设置信号灯避免发生的事故量或死亡事故发生量等量化数据有关外,若路口在交通信号控制系统协调控制范围内或行人与非机动车通行易造成路口拥堵或交通事故的,可根据情况设置信号灯。

  【主持人】:网友“无业青年”提问:交通应以人为本,但很多十字路口在机动车放行时伴随行人放行,存在安全隐患,是否合理?

  【陈显东】:市民你好,针对你反映的车辆与行人交织问题,根据《道路交通信号控制方式》、《人行横道信号灯控制设置规范》,在左转与直行车流量较小,与两侧行人的交织较小的交通条件下,机动车绿灯可与两侧行人过街伴随放行。且小路口的道路条件有限,现阶段为保障路口机动车与行人的整体通行效率,采取在放行机动车伴随两侧行人的放行方式。交警部门将加强机动车礼让行人的整治,持续优化信控方案,根据实际人流情况适当增加行人过街时间,降低行人过街存在的安全隐患。

  【主持人】:网友“叶某某”提问:很多路口左转与对向直行车冲突,是否配时问题?

  【陈显东】:在左转流量不大、对向直行车道较少情况下,采用左转与对向直行同步放行是综合考虑安全、效率情况下采取的合理控制策略。根据冲突的严重程度,车-车冲突一般分为一类冲突(隐患较大、不可调和)和二类冲突(隐患较小、可调和),其中一类冲突需时间上分离,二类冲突可礼让通行。部分小路口为提高通行效率,一般允许二类冲突存在。

  【主持人】:网友“吃瓜群众”提问:为什么红灯长绿灯短。

  【陈显东】:这是正常现象,以一个十字路口为例,假设四个方向放一轮120秒,每个方向都放行30秒,则每个方向的红灯时间90秒,绿灯时间只有30秒。

  【主持人】:网友“浪里白条”提问:为何不用AI信号灯解决交通拥堵?

  【陈显东】:路口的红绿灯控制需要考虑多重因素,包括人、车、路、环境还有一些特殊的需求,现有检测技术和算法尚不能对以上因素进行全量检测和综合运算,暂时只能在已设计好的放行顺序上进行放行时间的优化,对交通控制的优化空间有限。而且交通拥堵的成因很多,多措并举治堵才能更加有效。

  【主持人】:网友“竹林居中人”提问:为什么有的路口红绿灯有倒计时,有的没有?

  【陈显东】:倒计时显示时间的部分路口均属于近些年来新增或改造后按设计规范安装并启用的部分路口;没有倒计时显示的部分路口为建设年限较长远且未设计倒时器的路口、倒计时器已损坏无法修复的路口、或已在计划改造未施工的路口等等,现交警有关部门已着手研究信控路口全面覆盖倒计时装置的课题。

  【主持人】:网友“天地二号”提问:警官您好,深圳有没有自动控制的红绿灯?

  【陈显东】:我市现运行的信号控制系统主要有三套,分别是smooth(占比约98%),海信(占比约2%),公安部无锡所(2个路口),这三套系统都具备自适应控制功能。2009年,我市初步在200多个路口设置了检测线圈,运行自适应控制,取得了较好效果,但受地铁施工、道路修缮影响,线圈破坏严重,缺乏前端检测设备,自适应大多已停用。为进一步提升交通智能化,规避检测器运维难题,我市已在侨香路、福田中心区开展了视频检测自适应试点工作。

  【主持人】:网友“风花雪月”提问:控右是全部车辆都控右吗,我看市区礼让很多,为啥还要控右?这样不会造成拥堵吗?能不能设置右转渠化岛保障右转车辆控右?

  【陈显东】:我市道路交通信号灯近期的改动,目的主要是预防右转车辆车速过快、与行人交织过大造成事故,控制并降低车速。目前对辖区内无右转渠化的方向将原先的圆饼信号红灯调整更换为红灯右转箭头灯芯进行运行。由于路口受影响方向右转需求较大,原先在不控右的前提下,右转车流较为分散,对行人过街的干扰较低;现阶段受控后,控制了右转车辆无法自由礼让通行,右转车辆形成了积压排队现象。针对目前拥堵现象,将根据情况,短期内将排查路口情况,通过设置行人专用相位等信控手段分离人、车,缓解拥堵程度;远期考虑在预防安全事故的同时,根据道路交通组织条件,考虑通过采用多功能右转灯具,分时段灵活控右。右转渠化岛的设置需要根据路口道路条件与交通情况来决定,在路口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只能优先从时间上分离交织。

  【主持人】:网友“美男子”提问:我看最近宝安、龙华控右后效果不太好,投诉说是预防大车事故,但是绝大部门都是小车在等待右转,大车很少,这样的设置是不是不合理啊,能不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区分车型?让小车可以右转,大车不能右转?

  【陈显东】: 我市道路交通信号灯近期的改动,目的主要是预防右转车辆车速过快、与行人交织过大造成事故,控制并降低车速。目前对辖区内无右转渠化的方向将原先的圆饼信号红灯调整更换为红灯右转箭头灯芯进行运行。控右专项不仅只是针对大车,右转车与行人交织严重、双右转车道、事故黑点都是排查并实施控右措施的对象。

  【主持人】:网友“甲乙丙丁”提问:在人流量大的红绿灯路口能不能全部设置有行人专用相位,这样行人通行更安全?

  【陈显东】:行人专用相位一般设置在学校、大型商场等人流量密集,同时机动车与行人交织较严重的路口,在时间上分离机动车与行人,保证行人的过街安全。同时并不是所有人流量大的路口都适合设置行人专用相位,要根据路口条件及交通运行特征来分析,如南湖嘉宾路口因道路条件限制,且高峰期间人、车流量大,为避免车辆溢出至深南东路导致区域交通拥堵,采用南、北方向单口方向分离冲突,东、西方向对向放行减少大规模交通堵塞现象出现。

  【主持人】:网友“什么东东”提问:为什么有的路口某方向放行的频率要远远高于其余方向?

  【陈显东】:这些路口采用了“重复放行”的控制策略,一般存在以下情况:第一种是由于相交的两条道路车流量存在较大差异,其主要道路的进口道车流量远高于其余进口道。通过对车流最大的方向重复放行,重点保障,减少该方向车队的排队等待时间。第二种是由于两个路口间距较近,容易出现车流回溢影响上游路口。通过对下游路口重复放行,及时清空“蓄车”空间积压车辆,防止上游路口锁死。

  【主持人】:网友“矮油”提问:车辆在没有掉头口和掉头灯的路口能掉头吗?

  【陈显东】:如果路口没有设置禁止掉头的标志标线,车辆可以在最内侧的左转车道等待左转箭头红绿灯(或圆饼红绿灯)亮起时,在确保安全和不妨碍其余车辆、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掉头。

  【主持人】:网友“城市上空”提问:大数据在深圳交通控制领域是否有应用?

  【陈显东】:交通信号控制侧重于中微观交通改善,传统优化和评估的数据支撑来源于车检器及繁复的人工调查,效率不高且覆盖范围较小。为实现交通控制优化数据的多渠道获取,控制效果的多层次综合评估,我支队专门成立了信号控制实验室,已与多家专业机构和互联网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在深圳进行大数据应用试点,共同挖掘大数据在交通控制领域的应用。

  【主持人】:网友“哥只是个传说”提问:为什么常常发现没车了机动车信号还是绿灯?

  【陈显东】:我市现在采用的是多时段定周期控制模式,放行时间是根据多日交通规律设置的一个普适值,但是每天的交通都存在一定波动,固定绿灯时长情况下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短时间的空放。那出现较长时间的空放是不是就是配时不合理呢,也不一定,比如可能是为了满足伴随机动车放行的行人过街最小绿灯时间;也可能是为了保证绿波协调,路口的绿灯时间被拉大了。

  【主持人】:网友“尘封的心”提问:为什么全市不统一放行方式?

  【陈显东】:为了提高路口时空资源的利用效率,放行方式会结合路口的车道划分、各流向流量情况、车流运行情况等因素进行因地制宜的设计。以某个设置了左转展宽的路口为例,当某一段时间左转车排队较长、阻滞了直行车通行时,交警会先放左转再放直行;当某一段时间直行车排队较长、阻滞了左转车通行时,交警会先放直行再放左转。

  【主持人】:网友“二手玫瑰”提问:为什么有时候黄灯结束后会出现短暂的全红?

  【陈显东】:全红信号设置在黄灯信号之后,路口所有信号灯全部为红灯。设置全红的主要目的是清空路口、避免车车冲突,主要功能是使绿灯结束后黄灯期间进入路口而未能驶出的车辆不与下一放行方向的首车产生冲突,从而安全驶出路口。可改善路口交通秩序,提高通行安全。

  【主持人】:网友“飞驰人生”提问:圆饼红绿灯和箭头红绿灯的区别?

  【陈显东】:圆饼红绿灯为机动车信号灯,绿灯亮表示准许车辆通行,但转弯车辆不得妨碍被放行的直行车辆、行人通行;红灯亮表示禁止车辆通行,但右转车在不妨碍被放行的车辆和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通行。箭头红绿灯为方向指示信号灯,绿灯亮表示准许车辆在绿灯指示方向通行;红灯亮表示禁止车辆在红灯指示方向通行。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局的详细介绍和答疑,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提问环节就进行到这里,我们最后请陈局对今天的在线访谈活动做个简单总结。

  【陈显东】:感谢大家对红绿灯的关注。交通出行,关系你我他,大家关注、社会共治才能使红绿灯更好的服务市民出行。这样的互动非常有意义,希望以后能够多借助这样的平台和大家交流,也希望大家多为深圳的信号灯管理建言献策,共同营造一个安全、有序、畅通的道路运行环境。

  【主持人】:今天的对话访谈就到这里,谢谢各位市民的热情参与,我们下期再见。